您的位置: 四川成都网 > 国内 > 正文

安徽肥东“周总理专机”被拆,背后风波知多少

2021-04-07来源:未知阅读: 1960

在肥东县桥头集镇小韩村,停放着一架曾载着周恩来总理出访过多个国 家的三叉戟飞机50050号,这是新中国第一代政府专机,周总理曾经乘坐着它,出访过越南、蒙古等几十个国家。

这架飞机于20世纪80年代退役后,鉴于其历史意义重大,经国家批准,它曾被有偿提 供给连云港某公司,主要用于展览,后在2003年10月7日的公开拍卖会上被拍买。当时有多家公司(包括一些境 外公司)参与竞拍,最后由王命龙控股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合肥市宝丽鲜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丽鲜公 司”)竞拍成交。

“周总 理专机” 被 拆!! !

飞机被拍买后,先是运到合肥烟墩,后来辗转运到肥东县桥头集,在此处放了7年之久,因项目遇到城市规划需要搬迁,所以一直没有妥善保管。8月6日10时许,宝丽鲜公司法定代表人王命龙报案,以宝丽鲜公司股东之一张圣宽为首的团伙,纠集了100多名社会人员(据员工说这些人来自淮南、阜阳、合肥等社 会闲杂人员),聚集在安徽省合肥市肥东县桥头集镇鸡龙山苗圃,正拆卸停放在苗圃草坪的周恩来总理生前乘坐的已退役的专机。

听闻消息,笔者赶到了事发现场。走近现场,看见斑驳的机身已经被安置在一辆超大的货车上。货车后面,还停放着很多吊机。在水泥墩边,机翼、轮胎散落一地。距离现场几十米外,还能找到飞机零件、钢板。分拆后的飞机零件没有被标明具体数字。现场也是空无一人。

拆卸飞机,是维修,还是盗卖?笔者联系到王命龙,王命龙告诉我们,他和张圣宽是合作关系(后发现被欺骗)。“这架飞机最早拍卖时,是拍到我们公司名下的。”王命龙说,“最近我们听说这架飞机要被分拆,卖给内蒙古鄂尔多斯的圣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王命龙说,他没决定转卖,他想把飞机留下来。其他任何人无权拆卸、维修、转卖,“当时公司好几个人到现场叫停分拆,并当场报了警。”在离飞机不远的苗圃,见到了安徽宽越置业集团负责人张圣宽。对于飞机被分拆转运一事,张圣宽否认转卖。他表示,这架飞机由于停在荒野太久,已经锈迹斑驳,出现很多负 面影响。他决定把飞机运往外地维修。“飞机没卖。”张圣宽坚称。那么谁授权张圣宽拆卸、维修的权力?再说,飞机既然是被运往外地维修,为何零件被拆得支离破碎,有的甚至掉落到很远的地方,且没有仔细标记?对此,张圣宽没有解释。此外,当问及该公司曾表态建设全国首家民间航空博物馆进展如何,张圣宽称:“不清楚。”

随后,笔者联 系上了王命龙所说的圣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该公司折姓负责人表示,这架三叉戟飞机的确要运到内蒙古。“可我们公司没有买这架飞机,运来是为了维修装潢的。”负责人表示,该飞机运输时间段,还没有确定。

另一次,当笔者在飞机拆卸现场遇到张圣宽时,问他:“你是张圣宽吗?”,张圣宽不敢回答自己是“张圣宽”。为什么不敢承认自己?岂非咄咄怪事?若不是心里有鬼,何至于此?他心里到底有什么鬼呢?

张圣宽有资格处理这架飞机吗?此事已受到一些媒体的关注,从这些媒体的报道中,我们看到,“周总理专机”的所有权一直被认为属于安徽宽越置业集团负责人张圣宽的。并且,该集团一位沈姓副总告诉我们,张圣宽是航天收藏爱好者,收集了不少飞机,当年花大力气购 买这架退役专机回肥东,是打算建设全国首个民间航空博物馆,对这些老飞机进行保护,同时也带动龙泉山一个养生文化园项目。但是,事实是如此吗?王命龙告诉笔者,这架飞机当时确系他作为法定代表人代表宝丽鲜公司通过竞拍依法取得,宝丽鲜公司对这架飞机享有所有权无可置疑,有他提供的《50050三叉戟产权转移》和《中 国人民解 放军39123部队证明》等一系列证据形成的证据链相互印证。张圣宽对这架的飞机的所有权,有什么证明吗?如果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这架飞机的所有权依然属于王命龙,或者说属于宝丽鲜公 司,他有什么资格处理这架飞机呢?

有媒体称,是张圣宽斥资30万元,用半个月时间将飞机从江苏运到合肥。王命龙对这点儿又进行了否定,他说搬运飞机都由宝丽鲜公司出资,张圣宽并未出一分钱。可见,这已不是一件简单的飞机拆卸事 件,而是涉及到了张圣宽与宝丽鲜公司的纠纷。张圣宽与宝丽鲜公司的纠纷王命龙介绍说,宝丽鲜公司是他于2003年控股兴办的实业,并担任该公司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兼总经理,20О8年1月22日,张圣宽、王峥与王命龙和宝丽鲜公司另二名小股东林明、金先友签订《合肥市宝丽鲜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 司合同书》,张圣宽利用职务之便用林业局的国有资产“肥东县鸡龙山苗圃有限公司”谎称是自己的资产(后来查证才发现是欺骗的)和剩下一个空壳的安徽龙泉山生态旅游发展公 司造价7000万入股宝丽鲜公 司,由此取得了宝丽鲜公 司70%股份的绝对控股权(据王命龙介绍,他事后经调查取证发现是张圣宽、王崢虚构事实骗取宝丽鲜公司的股份)从而攫取了宝丽鲜公司的经营决策权和财务控制权(现在又采用这种手段盗买周总理的专机)。后来他们瞒着王命龙和宝丽鲜公司股东林明,在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上伪 造王命龙和林明的签名,擅自将宝丽鲜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变更为金先友。王命龙和林明虽然在宝丽鲜公 司名义上仍分别持有18%和6%的股份,但失去了在宝丽鲜公司的知情权及一切权利。

据肥东桥头集派出所顾警官介绍说,宝丽鲜公司于2017年5月26号召开股东会,会 议决议同意将飞机转让给北京一家公司的张学光,决议上面有张圣宽、金先友、王崢、林明、王命龙的签字,盖的是宝丽鲜公司的公章。而王命龙声明,他当时一直在老家办事,怎么会出现在五月二十六号的股东会上呢?还有股东签名一看就是伪 造的。这签名系何人伪 造?这背后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王命龙认为,这与张圣宽脱不了干系,他既然已经侵吞了宝丽鲜公司的财产,现在要进一步侵吞这架飞机。

张圣宽拆卸飞机是否构成犯罪?张圣宽拆掉这架飞机,是出于维修的目的,还是要转卖掉,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调查。而这架飞机的所有权属于宝丽鲜公司,张圣宽虽为宝丽鲜公 司的重要股东,是否得到宝丽鲜公司的允许对飞机进行拆卸?王命龙予以否认,他认为张圣宽企图将飞机盗卖给内蒙古自 治区鄂尔多斯市圣鹰通用航空有限责任公 司,拿到盗卖的巨额横 财后一走了之。倘若如此,这就不仅仅是拆卸飞机这么简单的事了,而是张圣宽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将宝丽鲜公司的财物非法占为己有,已经构成了犯罪。让我们保住“周总 理专机”,让它留在合肥!“周总理专机”是新中国第一代政府专机,见证了周总理纵横捭阖的外交生涯,也见证中国外交事业不断发展壮大!这架飞机是重要的历史文物,保住这架飞机是对周总理的纪念!许多观望的百姓也都希望周总理的专机能留在合肥。笔者联系上了肥东桥头集镇派出所一位负责人。该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的确接到了关于三叉戟飞机被卖走的报警,当时民警赶赴现场进行了制止。据警方初步调查发现,三叉戟飞机被运走的背后,涉及股东之间意见不一致。该负责人介绍,目前派出所还在积极调查协调,弄清事情真相。王命龙告诉笔者,经过多次报警,周总理专机还是没有保住,被拆卸运走,这是什么原因呢?原来张圣宽是合肥市政协委员,省、市工商联常委。他甚至欺 骗一些媒体和领导为其造势,使不明真相的人认为这架飞机为他所拥有,他有处理这架飞机的权 利。从而颠倒黑白,混淆是非,最终达到他不可告人的秘密。真的是这样吗?倘若如此,那不是保护伞吗?那我们期待着有关部门出面解决,找出事情真相,让罪犯团伙绳之于法,给人民一个交待。



推荐阅读:国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