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四川成都网 > 国内 > 正文

深挖AI独角兽云从科技 招股书背后隐藏着秘密

2020-12-10来源:未知阅读: 0

近日,云从科技向上市委提交了科创板IPO招股书。自此,加上旷视科技、依图科技,“AI四小龙”中已经有三位开启了IPO。

人工智能领域,资金消耗大、回报周期长、应用场景还处于早期阶段已成为不争的事实。从招股书可以看到,云从科技依然继续旷视和依图的亏损老路:2017年至2020上半年公司亏损分别为1.06亿元、1.81亿元、17.1亿元和2.9亿元,扣除13亿元股份支付费用后亏损接近10亿。

“亏损是AI企业的主旋律,如果反过来说某家盈利了,这才是不正常的。因为AI企业的业务通常处于快速扩张期,业务落地的难度在增加,研发费用也在水涨船高。”深度科技研究院院长张孝荣告诉创头条。

不过,记者亦发现,亏了近10个亿的云从科技亏损情况比“小兄弟”旷视和依图好了许多。

旷视招股书显示,2016 年至2018 年,旷视大致亏损分别为3.4 亿元、7.6 亿元及 33.51亿元。截至 2018年6月30日及2019年6月30日止的半年内,亏损分别为7.3亿元及52亿元。旷视解释,52亿亏损主要是由于旷视优先股的公允价值变动及持续的研发投资。

依图招股书披露,在报告期内净利润未能转正,截至2020年6月末累计亏损为72.2亿元,其中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引发的亏损,4年累计达51亿。但即便是扣除公允价值变动引发的亏损,依图的亏损仍然达到了22.98亿元,是云从亏损额的2倍以上。

这或与云从科技的国家队背景有关系。“云从科技的融资方式、回报率计算方式和‘小龙兄弟们’有着明显的不同,而这或许也和云从科技是‘国家队’有着密切联系,毕竟‘国家队’不是白叫的。”有分析认为。

不过也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种分析现如今还无法证实。

比旷视和依图亏损缩水近一半的“秘籍”

记者从业内人士了解到,亏损的不同一是云从管理能力确实强,能够把成本和收入做平衡,二是来自于融资形式不同。

招股书解释,旷视和依图巨额亏损的来源同属于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因为两者都是采用可转换可赎回的优先股融资的方式融资。

以优先股形式融资是需要支付股息的,且优先股股东的股息率稳定在一定水平上,普通股股东只有在优先股股东股息分配以后,才可以根据公司经营情况,分配到或多或少的红利。

在经过多轮次的优先股融资后,公司估值不断上升以致优先股公允价值不断上升,使得各期分别形成公允价值变动损失,而这部分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负债将会转入所有者权益。

“境外的会计准则要求,要对优先股在转换为普通股的前后价值变动进行记账,当普通股价格越高时,公司要付出的转换成本就越高。这就是亏损的原因,但是这种亏损不是经营性的,只是会计处理股份价值时的结果。”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告诉记者。

所以,在经过多轮次的优先股融资后,旷视等公司估值不断上升以致优先股公允价值不断上升,使得各期分别形成公允价值变动损失,而这部分按照公允价值计量的负债将会转入所有者权益。

而云从科技的公允价值变动影响并不大,附加亏损主要来自股份支付费用,而且公允价值变动损益为结构性存款和银行理财公允价值变动形成,和优先股融资并无关系。也就是说云从科技的融资方式和旷视们明显不同。天眼查显示,云从科技的融资更多是以股权融资的方式进行。

“股权融资只是用股权或可转换为股权的形式融资,股权融资不需要支付融资利息、也不用偿还,对公司现金流影响小。相反,不用股权融资对公司的现金流的压力很大。”沈萌解释。

披露股东席位高达57位,股权分散

实际上,在“AI四小龙”中,云从科技是较为特殊的一家,因孵化于中科院重庆研究院的高科技企业,且背后多政府和国投基金。

资料显示,云从科技脱胎于高校研究所。其创始人周曦在2011年至2015年担任中科院重庆绿色智能技术研究院智能多媒体技术研究中心主任、电子信息技术研究所副所长。

周曦在2015年3月创立云从科技,现任云从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以及中科院、上海交大博士生导师。

“一直以来,云从科技的融资背景中都有政府资本和国投基金,这非常难得。”张孝荣告诉记者。从云从现有的体系中可以看到,国改基金、广州基金、国新资本、广东创投等都是政府主导投资基金。

但是多次的融资历程让云从科技的投资者越参与越多,公开披露的股东人数在科创板申报企业中也显得“有点多”。记者统计,据招股书显示,云从科技目前的股东席位已经达到57位。同期,AI公司依图科技和寒武纪披露的股东位数还都是32位。

“个人认为,云从科技的投资伙伴关系的选择还是比较正确的,并不是什么资本企业都能够去接受。AI关乎国家信息技术安全,又孵化在研究所内部,未来的应用场景大部分会有政府和相关企业。本身这个项目前期急需孵化,投资不能要求快速退出去追求高额的回报率,那样项目会死的很快。市场化资本的退出需求非常强烈,国有资本虽然也有回报率要求,但是目标主体还是优先考虑产品的研发、产业的特殊化。”上述创服投资人士继续表示。

“但是从目前的的结构来看,云从科技的股权结构还是十分分散的。可能是这种研究所出来的项目会受很多因素影响,分散的股权有利于大股东创始团队进行决策,有利于企业发展,但也容易造成股东纠纷。”




推荐阅读:国内

滚动推荐
00:00杭州法院一元钱拍卖二十多万元普洱茶引围观
00:00惠立这所 杭州双语学校的英语拼写课有何独特之处?
15:15孟师傅烈火牛肉:于危机中窥见天光
  纵观国内的餐饮市场,无论是大型的餐饮,亦或者是小型的餐饮,在经历过本次疫情之后,都不可避免地进入了一轮重新洗牌,目之所及,大量 [详细]
12:25《都市隐龙叶辰》最新章节(全文无弹窗免费阅读)
00:00“千金一诺” 使命所系
10:11Microsoft Pluton是针对Windows PC具有类似Xbox的安全性的新处理器
Microsoft正在开发一种新的安全芯片,旨在保护将来的Windows PC。Microsoft Pluton是一种安全处理器,可以直接内置在将来的CPU中,它将取 [详细]